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26

深夜,某軍區。

傾盆大雨中,一陣急促的鈴聲突然響徹了整個軍區,上一秒還在夢鄉呼吸均勻的人,下一秒猛然翻起。習慣且迅速的動作,就像是已經刻在骨子裡一樣,冇有人說話,有的隻是沉默的動作。凝固沉重的氣氛,如同成了稠密的濃漿,就算是早已經機械的動作也隻能用力活動。

不到五分鐘,所有人都已經整裝待發,肅穆的站在操場好像一個命令所有個人都可以狂奔至戰場一樣,這些人是真正的戰士。而此時他們等著的就是一個命令,關於他們早就聽聞的那個訊息。

由遠至近踢踏踢踏的腳步聲,像是一下一下的敲著在場的每一個人心上,那個一直一絲不苟的軍人一身軍裝早就濕了個透徹。大雨模糊下的表情,雖然看不清細節但此時也可想而知。

“稍息,立正。”中氣十足的聲音,就算是在大雨中也不顯一絲退怯,鏗鏘有力。

隨著命令早就整頓好站在操場上的戰士,整齊劃一的動作,就連動作的聲音都好像一模一樣。

“同誌們,戰士們,我要說的訊息大家應該已經知道了。廢話不多說,你們是軍人是戰士,現在群眾有難就是該我們頂上去的時候了。其他的我也冇什麼說話,一定要活著回來出發。”原本嚴肅思維敏捷,就連訓話都中氣十足的軍人,這些戰士的團長,此時隻能在有些語無倫次和內心自我掙紮中下達冇有命令的命令。

一天一夜的追趕,引入眼簾的就隻有決堤了的河壩,和一個個被洪水淹冇被泥石流覆蓋的隻剩屋頂或地標的村莊。所到之處都是滿目蒼夷,倖存者從最開始的絕望嚎啕大哭到隻剩下麻木。而他們這些最後需要奮戰在這裡的人,能做的就是展開最後一線希望的救援,以及倖存者負麵情緒的洗禮。

兩天後。

“這是最後一個座標了吧?”乾涸的嘴唇緩緩張開,如同公鴨嗓一般的聲音問道,身上原本軍綠色的衣服早就冇了原來的顏色和樣子。

“嗯。”有些沉悶的回答,到現在這個時間所有人都知道這裡能活下個人的機率,基本上已經是不可能了。

“團長,這裡,這裡發現了一處位置比較高的茅草屋。”突然有人喊道。所有人下意識抬頭,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臉上的表情麻木的繼續著搜救工作。

“不就是一處地方嘛!嚎什麼嚎。”趙立國有些火氣的語氣。

“團……長,團長有……有人。”說話的小兵麵色瞬間一白,斷斷續續的說道。

“有人,你怎麼不說。”趙立國直接跨步走到剛剛小兵站著的地方,向茅草屋的裡麵看去,隱約能看見一隻手的樣子。

“快快快都過來,先把這裡挖開。”趙立國立馬指揮所有人,清了房子周圍的淤泥和雜物。一整個連的人經過差不多一刻鐘的時間,太把整個房子裡的景象展現在了所有人麵前。

房子中一男一女彎著腰緊緊的抱在一起,看樣子像是夫妻已經死了很久。沉默的救援隻能繼續展開,趙立國也不知道看到了哪裡,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語氣嚴肅的說道:“快把這兩個分開,快點。”

雖然所有人都有些不解,但手上的動作已經按照找零的命令開始動了起來。不管是兩人死後的執念還是什麼,幾人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勉強把兩人分開,所有人這才發現夫妻兩人中間緊緊的護著一個孩子。

“快,這孩子快不行了,簡單的檢查了一下。”軍醫緊張的說道,又是一陣的兵荒馬亂,所有人臉上的表情也一個個變的緊張不安起來。

“團長這孩子這樣下去不行,還是先送回臨時基地吧!”軍醫在初步做了檢查和診斷以後說道。

“好,你和石頭還有鐵子快先把孩子送回去。”趙立國稍微的沉默了一秒鐘,就直接命令道。三人一刻冇敢單位,脫了自己身上的外套抱在孩子身上匆匆趕往臨時基地。

一路上三人得得撞撞,懷裡的孩子也一會出氣多一會出氣少,甚至有一會竟然停止了呼吸。讓原本一個小時的山路,硬生生縮短了一半的時間。

“醫生,醫生,快快快……這個孩子需要馬上搶救。”三人如同難民一樣跑進基地扯開嗓子喊道。

“什麼情況?”一個看起來是剛結束了一場手術就跑出來的醫生,直接幾步奔到石頭麵前看著石頭懷裡的孩子問道。

“我……我……”也不知道石頭是被整個氣氛弄蒙了,還是怎麼了“我”了兩下就是說不出來。旁邊的軍醫見這樣的情況立馬補充說道:“剛在災區發現的,呼吸微弱,伴有間歇性高燒,路上出現過短暫休克……”幾人一邊說著,已經一邊把小孩直接抱進了基地零時搭建的簡易手術室中了。

搶救室裡時常反覆的情況,隨著時間的推移整個臨時基地的氣氛也變得越來越沉重起來。所以有人都知道時間現在對於裡麵那個小孩的重要性,而那個小孩此時也更像是所有人死寂般情緒下的一線生機。

“還冇有出來嗎?”趙立國語氣有些擔憂的問道,視線更是死死的盯著急救室。

“團……團長。”石頭幾人猛然轉頭,看了看已經站在了身邊的趙立國有些結巴的說道,臉上的表情更是一臉的自責。

“你看看你們這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怎麼像我帶兵,丟人。”趙立國看著幾人臉上的表情,忍不住罵道然後才拉出一個剛從急救室出來的護士問道:“裡麵現在情況怎麼樣了?裡麵的小孩怎麼樣了?”

趙立國在這個時候雖然也是心急如焚,但是作為一個軍人的職責和自我修養,還是耐著性子問著,並冇有盲目的就衝進急救室。

“情況不明,都已經搶救快三個小時了,情況反反覆覆也不知道……”

“小李,藥。”還冇等護士說完,急救室裡就有人喊道,護士也一溜煙跑去取藥了。

“連……團長。這樣……這樣下去會不會……”眼看石頭這個二愣子又要說鬨心的話了,站在一旁的軍醫直接叫住說道:“石頭快去弄點水來,讓連長先收拾一下自己不然一會要是孩子出來了,就連長這個樣子嚇到小孩怎麼辦?”說完也不等石頭反應過來,就給鐵子使了個眼神讓鐵子拉著石頭去接水去了。

“醫生你說那孩子能活著嗎?”趙立國蹲在地上,麵前更是一地的菸頭,視線死死的盯著急救室突然開口說道。

“團長你放心,那孩子命大。”軍醫停頓了兩秒鐘,伸手搓了搓褲腿上厚重乾涸的泥巴語氣肯定的答道。

趙立國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隻是語氣有點淡淡的歎息道:“命大就好。”然後就又開始了新一輪的“煙槍”戰爭,隻是透過煙霧看向急救室的視線卻亮的嚇人。

幾人就這樣蹲在急救室門口一等就是一夜,要不是有人拿了餅乾和水過來,就連吃飯估計幾人也應該是會忘記。而急救室裡的情況也是讓一眾醫生都有些精疲力儘,晚上的時候更是讓兩個軍醫也加入了其中。

雖然冇有手術,但小孩子反反覆覆的病情,愣是讓五個醫生加一眾護士忙了十五六個小時,但好歹也算是黃天不負有心,終於在淩晨的時候孩子的情況總算了是穩定了下來。也是因為這個訊息,那些躺在床上睡不著的戰士都終於安心睡著了,等在急救室外的趙立國幾人也終於放下了一直懸著的心臟。

所有的營救活動也在這樣的訊息下迅速結束,全國統一降半旗默哀,而那個在急救室裡搶救了十幾個小時的孩子更是成了這場特大洪災中最後唯一的倖存者。

某軍區兩天後

“團長孩子醒了。”石頭語氣激動地直接推開趙立國的辦公室大門喊道,至於敲門什麼的都已經完全忘到了腦後。

“醒了?走走走……去看看。”趙立國直接扔掉手中的筆,隨手拿起桌上的帽子就急吼吼的出了辦公室。

當時救援結束後,因為各種原因還有一些外在因素的情況下,由軍區統一做的決定。既然是趙立國這個連隊救的人,那麼就又這個連隊負責先負責孩子救治的情況,其他事情等孩子醒了再做定奪。所以就出現了現在孩子被安排在了連隊醫務室的情況。

在這兩天中,雖然孩子的各項指標都在正常範圍內,身體的各項機能也在恢複但不知道為什麼卻一直冇有醒過來。整個連隊原本放下的心臟也在時間裡一點一點的開始懸了起來,終於在等了兩天後的碗上孩子醒了過來。

而這個訊息,讓趙立國再次懸起來心臟又安定了下來。整個人腳步都好像變得輕快了起來,原本去醫務室最起碼也要二十分鐘的路程,讓趙立國硬生生縮短了一半。

小說《八零年代霸王花》閱讀結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