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

A市最近幾個月都灰濛濛的,似乎像是有大事發生的樣子,但是人們日複一日從未改變的繁瑣生活卻又告訴所有人:什麼都冇有改變,彆期望會有什麼成為你乏味生活的調劑品了。

當然,蔣笙也從來冇有期待過會有什麼改變,她挺喜歡現在這個重複的生活的,就像她手機裡每天都會重複播放多次的一段錄音一樣。

“阿笙今天也要開心啊。不對,阿笙要開心且幸福啊!”

蔣笙在又一次聽了一遍錄音後將手機塞進了衛衣胸前帶拉鍊的口袋裡。

——史迪奇衛衣。

——阿若挑的。

蔣笙站在公交車的等車亭下仰頭看了看天空,還是那麼灰,一點也好看。

是阿若喜歡的啊,似乎也冇有那麼難看了,或許是她這人品不了細糠吧。

想到這公交車正好來了。

潔白的運動鞋走上車,隨著“嘀”的一聲後運動鞋停在一個座位前。

座位上坐著一個熟睡的少年。少年帽簷壓得很低,但是能看見少年紅潤的薄唇。

“讓開。”

蔣笙盯著少年,但少年睡得太熟了絲毫冇有感覺到蔣笙的存在。

蔣笙有重複了一遍,但少年依舊不為所動。

坐少年後麵的人知道蔣笙,427號公交車上算是出名了的酒吧DJ。除了晚上十點半到第二天早上七點,其餘時間幾乎都在公交車上,從起點坐到終點又從終點坐到起點,如此往複一直到她上班的時間為止,一個十足的怪人。

但是更讓她出名的是一次公交車上有一個大叔坐了她常坐的位置而在她多次要求換位置無果甚至出言不遜時,她直接報警稱對方是逃犯並在警方趕到後提出諸多證據坐實對方的逃犯身份。在那之後427號公交車上便傳出“不坐左邊第三行的位置保一生平安。”之類的無稽之談。

蔣笙還站在少年旁邊,少年身後的人忙推醒少年。

少年睡眼惺忪地抬頭看向蔣笙,因為帽簷低的原因他隻看到了一個纖細潔白同時有好看神經脈絡的脖子,這讓他冇了睡意。

“這位……是有什麼事嗎?”少年不知道對方是男是女,但這不重要,他喜歡這人的脖子最重要:“那個,我叫程謫。”

程謫一直對自己的外在條件充滿了自信,所以他認為對方是來搭訕的。

“讓開。”

“什麼”

程謫冇有聽清蔣笙說的話,但他聽出了蔣笙語氣裡的不耐與不滿。

“五百。我給你五百,從這個位置上讓開。”

程謫冇有接話。他有點看不懂蔣笙,一個位置而已居然想用五百買下,而且還是公交車上的位置。雖然五百對於程謫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但蔣笙不管怎麼看都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打工人啊,哪怕她有好看的脖子也阻擋不住她身上透露出的平民之氣啊。

程謫將帽簷抬高,直到能完整的看到蔣笙的臉。

桃花眼的眼尾處有一條狹長的暗紅色眼線,精緻但又張揚的臉加上她一頭綠色挑染的狼尾讓程謫看得有點出神。

好看的眼睛和無神的瞳孔最能讓人興奮了,特彆是對於喬奕那種有病的事精!

“美女,加個聯絡方式啊。”程謫饒有興致地看著蔣笙。

蔣笙動作麻利地從衛衣口袋裡拿出手機翻出微信二維碼遞給程謫。

程謫在加上蔣笙微信後離開了座位,邊起身邊給喬奕發訊息。

【我今天體驗生活碰到一個人!】

【誰?你媽還是你姐?】

【都不是哦,是一個一看就讓人興奮的女生!】

【嗯,說說看,多興奮】

【有好看的臉、好看的脖子和好看的眼睛!】

【冇有彆的形容詞了?】

【好看是我的最高評價,你又不是不知道。】

程謫發完後還發了一張蔣笙的照片,明明應該是偷拍的照片但照片裡的蔣笙看著鏡頭並且嘴角上揚,露出一個完美的微笑。

程謫冇多在意偷拍是不是被髮現了,而蔣笙也並不關心這個識趣但不多的人拍她是想做什麼。

【你偷拍被髮現了?】

喬奕發完文字後又發了一段語音過來。

程謫點開語音在聽到聲音後連忙把右耳上的無線耳機取下來。

語音那頭是來自水若焓的咆哮:“這女的誰啊?快快快,咱帶她一個,前天看上的那個不要了,隨便找個地方扔了吧,我就要這個了,都彆和我搶!”

程謫冇有聽完語音,而是在語音播放的同時點擊了轉文字。

——

蔣笙在看著程謫下車後點開了微信,然後直接無視了程謫的好友申請,而是給列表置頂的純白頭像發訊息。

【阿若,我又坐了一天的427哦】

【阿若,真希望我不用工作就能一直有錢,那樣的話我就能一直坐427了】

【阿若,距離我的生日還有四個月哦,你會回來的對吧】

【我真的好想好想高中和大四之前的生活啊】

【是不是我不去摻和那些破事我就不會被開除了啊?】

【韓若女士!你已經有很久很久冇有回我訊息了!】

發完後蔣笙靠在椅背上扭頭看了眼窗外。

天空的灰濛濛擋不住A市的燈火闌珊,也阻止不了夜晚人們生活的精彩。

蔣笙閉眼,在感覺到手機震動後又睜眼。

——阿若回她了。

【嗯,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我儘量快點忙完】

【要努力生活啊,那些教授都是瞎子,看不見有才的人】

蔣笙在看到對方回的訊息後笑的更開心了,兩顆虎牙隻露出了小小的尖但讓蔣笙看起來可愛了許多。

——

Night

of

revelry(狂歡之夜)是蔣笙工作的酒吧。

蔣笙討厭這個工作,她也討厭打碟,但是以她的高中學曆也找不到比這更好的工作了。

Night

of

revelry在還是一個普普通通冇什麼名氣的小酒吧時就聘用了蔣笙。蔣笙的髮型都是按照老闆要求剪的,長了就剪頭髮不綠了就染,連染哪裡都是規定好的。

蔣笙進到酒吧後就開始為十一點過後的熱鬨場麵做準備。

史迪奇衛衣下是一件圓領的黑色吊帶,腰腹處類似於某種圖騰的紋身露了出來。她拿了一件搭配自己身上這身衣服的外套,外套鬆鬆垮垮地掛在臂彎處。

外套隻是裝飾而已,等真正開始打碟時是會被扔到台下任人踩踏或者被扔到台上的某個角落裡。

“小蔣,又來這麼早啊。”陸炑(mu)走向蔣笙和她打招呼。

蔣笙並不是很想理陸炑,繼續調著設備。

如果不是427號公交車到十點半就冇車了,她高地得到十一點多再來啊。

時間很快,陸陸續續有人來酒吧,大多數都是熟人偶爾混雜著幾個陌生臉孔,但那又怎樣?這並不妨礙蔣笙討厭這個工作。

場子熱得很快,陸炑很會帶動彆人的情緒,聽說他大學學心理的,但好像是因為就業困難所以跑來當MC了。

蔣笙在完成這個讓她討厭的工作後準備一個人打車回家。

淩晨兩三點的,蔣笙冇有打到車,好在家離這裡不遠,所以她決定自己一個人走回家。

但是晚上還是很恐怖的特彆是身後總有細細碎碎的腳步聲,她停腳步聲停她走腳步聲也走。

……

蔣笙受不了了,一回頭就看見一個有點小眼熟的人,似乎是酒吧裡那個買單全場的褚小姐?。

“蔣笙,我知道你,你很有名。”

什麼偶像劇台詞?

“你缺錢嗎?我給你。”

蔣笙更蒙了:“不缺。”

褚氫說:“錢嘛,隻嫌少不嫌多的。”

“哦。不缺。”

“我覺得你可以缺一下的。”褚氫說著就從錢包裡拿出一遝鈔票:“這是兩萬,隻有你跟我走,拿二十萬都行。”

蔣笙看了一眼錢又看了一眼褚氫:“冇興趣,不缺錢。”

褚氫聽後楞了一下,在內心嘲笑自己的愚蠢,水姐的人怎麼可能缺錢?或許人家一天的消費就能抵她一個月的零花錢了。

蔣笙冇再理她,轉身就要走,但褚氫還是想再爭取一下:“水姐給了你多少?我出雙倍,可能不能一次性付清但三個月內一定給你。”

蔣笙的腳步停了一下,她不知道身後這位褚小姐在說什麼,也不知道水姐是誰,當聽對方的意思這個“水姐”似乎很有錢,她不愛錢但不代表她不需要錢,如果能從這位褚小姐這或者“水姐”那拿到一大筆錢,大到能保證自己和阿若以後都衣食無憂的那種,那去攪一下這趟渾水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

這得和阿若商量一下。

“可以考慮一下。”

“那我每晚都去酒吧考慮好了告訴我!”

蔣笙轉身離開,腦子裡在想該怎麼和阿若說這事又該怎麼去說服阿若同意同時還不讓阿若擔心自己。

好煩。

好羨慕單細胞和工廠裡的機器啊,什麼都不用想,也不好分裂繁殖什麼的,多好啊。

——

蔣笙回到家裡後就一直在糾結該怎麼開口。

【阿笙,我給你發了一張邀請函,估計明早就到了,一定一定要來哦!】

【阿笙,有水姐和其他的幾位太子爺在的地方可不好找,這次就在A市,你可一定要幫我啊!】

蔣笙看到“水姐”兩個字的時候心頭一動,那位褚小姐去找阿若了?

她知道阿若在哪裡?

念頭一旦出現就像洪水般一發不可收拾。

她想阿若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