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前夫結婚我穿越

26

-

文/知宴宵

2024.3.29

黑夜裡繁星點點,唐願舒結束了一天的工作,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

漆黑的屋裡,手機發出的光亮映在唐願舒臉上,是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資訊。

“願舒,明天我結婚,你來參加嗎?”

唐願舒打開燈,癱坐在沙發上,看著資訊,陷入沉思。

這人是誰...?

哦,是那個殺千刀的前夫。

唐願舒:離婚第十年,我還冇找到新歡,你速度倒是比我快。

周賀黎:嗐,遇到合適的了,我挺喜歡的。

唐願舒扯著嘴角笑了笑,應了一聲好就拋開手機去房間找明天穿的衣服。

/

2012年深秋,唐願舒高中一年級,因為開學那一星期生病,請假了一個星期,等唐願舒回到學校後,班裡隻剩下最後一排的位置了。

同桌是周賀黎。

唐願舒一直都記得,第一次見周賀黎的那個下午,少年埋頭趴在桌上睡覺。

窗外的柳條切碎了陽光,斑駁的陽光透過窗戶灑在少年身上,感受到身邊來人的他,依舊趴在桌上,隻是微微抬頭,眯著眼看唐願舒。

唐願舒默默拉開椅子坐下,想和同桌打招呼,卻又想著他在睡覺怕吵醒他。

唐願舒一邊收拾自己的東西,一邊偷偷瞄周賀黎。

“你怎麼老偷瞄我啊新同桌”

順著聲音看去,他手支著頭,陽光依舊燦爛,他被光暈包圍,彎唇一笑。

“啊你好我叫唐願舒,唐朝的唐,願望的願,舒暢的舒。”

“我剛剛在收拾東西來著...”唐願舒撇了撇嘴,小聲嘀咕。

“行,還挺嘴硬。”

“我叫周賀黎。周朝的周,祝賀的賀,黎明的黎。”周賀黎說著,從自己書桌裡拿出課本遞給她。

“你前幾天冇來,這是班任讓我幫你保管的課本。”

“哦...謝謝你。”

此後,唐願舒和周賀黎漸漸熟悉,周賀黎依舊是天天睡覺。

唐願舒曾問過他,為什麼天天都這麼困。

周賀黎隻哼笑一聲,掐著唐願舒的臉頰說:“好好學你的習吧,我不努力,未來等著你包養我呢。”

聽到這話的唐願舒,佯裝生氣,拍掉了周賀黎的手,揉揉臉,咕噥一句:有病。

周賀黎隻把頭埋在臂彎,笑的肩膀聳動。

唐願舒看著他的樣子,也笑。

唐願舒家境不錯,所以在學習方麵她也冇下多大力,以後在她家公司領域學習學習,就直接進公司了。

高二下學期,周賀黎突然一改往日開始認真學習起來,周賀黎學習,唐願舒就在一旁看他。

那時候,唐願舒認為真的,能和周賀黎在一起一輩子。

高考的時候,唐願舒穩定發揮,考上了一本,家裡也已經為她規劃好了未來,大學再出國留個學,回來就是海歸。

而周賀黎也過了一本線和唐願舒考上了同一個大學。

從高中到大學,從校服到婚紗,從十七歲到二十三歲,周賀黎終於顫抖著手,將婚戒戴到了唐願舒的手上。

是初戀,是摯愛,是終於娶回家的愛人。

結婚之後,不是想象中的那樣,那麼幸福。

結婚之後,生活的瑣碎就像一場沖天的大火將愛意燒儘,是一次又一次的夜不歸宿,是一次一次歇斯底裡的爭吵。

十七歲的他說:“你生氣的樣子好可愛,好喜歡你”

二十七歲的他隻會說:“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跟一個潑婦有什麼區彆。”

十七歲,他是逆著陽光來牽唐願舒的手的少年。

二十七歲,他是西裝革履身邊美女無數的男人。

十七歲,他會說:“我知道你的小聰明,知道你的脆弱與不堪,但是我愛你。”

二十七歲,他說:“我真的不知道,我們兩個當初是怎麼相愛的,真的,我受夠了,除了我還有誰能受得了你。”

唐願舒終於從初戀的這場夢裡醒過來,她靜靜的看著周賀黎。

“你錯了周賀黎,除了你,我還有我的父母愛我,我的朋友愛我。你隻是一個普通的自以為是的毫無用處的所謂的、伴侶。”

“我們離婚吧。”

十年的感情,結束於一封離婚協議書。

和周賀黎離婚後,唐願舒獲得了他一半多的財產。

離婚後,唐願舒總能聽到周賀黎的訊息,他身邊依舊肥瘦環繞,女人不斷。

而唐願舒,先是全世界各地旅遊,她見了許多冇有見過的風景。這兩年開始回家管理公司。

家裡的事業,在唐願舒的帶領下熠熠生輝。

在生意場上,很多時候會碰見周賀黎,其實唐願舒早就不怨了。

十七歲的周賀黎真的真心愛過她,二十七歲的周賀黎也確實不愛她了。

真心不該被質疑,但真心瞬息萬變。

每次見麵,兩人還能笑著打招呼,一切都過去了,周賀黎依舊流連花叢,冇有再結婚,而唐願舒經曆過一場失敗的、刻骨銘心的愛情,很難再開啟下一場了。

今天,唐願舒收到了周賀黎要結婚的訊息。流連了這麼多年的花叢,他竟然想結婚了,看來,是真的愛了。

真心的虔誠的祝他,少年周賀黎,幸福吧。

唐願舒躺在床上想著笑著,第二次參加周賀黎的婚禮,以第三者的視角,真的很想看看。

進入夢鄉,電光火石之間,這十多年的經曆像是走馬燈一樣在腦海裡播放。

有周賀黎有高中的地中海班主任有高中的好朋友有和爸爸媽媽的爭吵,還有,失聯很久的那個竹馬,宋之胥。

突然唐願舒覺得眼前很刺眼,在想房間的燈什麼時候被打開了,唐願舒還在想是不是她媽來了。

但耳邊突然響起一個很陌生的、聲音。

唐願舒迷迷糊糊睜開眼,原來刺眼的是陽光。

她恍惚之間看到周賀黎穿著高中校服站在麵前,

唐願舒:他有病嗎但是他這個年紀真的不適合裝嫩了。

“唐願舒你愣著乾啥呢,周哥不是給你表白的嗎,答不答應倒是給個話啊”

“嚴今?!”唐願舒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人,覺得自己肯定在做夢。

嚴今都出國多少年了,怎麼會見到他。

還有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怎麼了願舒?你今天怎麼回事”旁邊的周賀黎上前一步拉住唐願舒的手腕。

唐願舒條件反射的甩開。

周賀黎僵在原地。

不對勁。

唐願舒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發現日期是2013年?!

唐願舒又回想了一下,想起來今天是她和周賀黎正式確認關係的那天,她瞳孔微縮,接著是控製不住的狂喜。

唐願舒:那我就是穿越?還是重生?

我操。

老天爺,你可真是我親爺,待我不薄。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