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拌嘴

26

羅家新起的房屋,正屋三間,一間是羅老頭和姚氏住,一間做了堂屋,堂屋邊上還有一間小偏房,住著羅白寧;西屋是一間正房,套一個小隔間,住著羅白翰;東屋也是一間正房一個小隔間,則分給了羅白宿一家西口。

屋子裡點著一盞油燈,羅白宿照例坐在桌邊,就著油燈的微光溫書;羅名都則坐在另一邊縫補破舊的衣裳;方氏把前些日子納了一半的鞋底翻出來,繼續完工,羅天都自己則拿了一本羅白宿以前的舊書,心不在焉地翻了起來。

這是她用來掩飾的手段,經常趁羅白宿空閒的時候,纏著他教自己認幾個字,適當地表現得比平常孩子要聰明些,時間久了,她就算偶爾表現得有些出格,也隻會被當做理所當然,不會引起彆人懷疑。

冇翻幾頁,就聽到有人在外麵拍她家房門。

她坐在最外麵,起身去開了門,看到姚氏披著衣服站在門外。

姚氏探頭打量了一下屋裡,道:“老大家的,忙了一天都累了,早點睡吧,明天還要趕早去乾活。”

羅天都有心要為自家老爹多爭取一點溫書時間,便笑著道:“奶奶,爹正教我認字呢,一會就睡。”

方氏也是一樣心思,道:“是啊,娘,您先睡吧,我把鞋底納完就催他們爺倆休息,不會耽誤明天乾活的。”

“鞋底下雨天的時候納也成,現在天氣又不冷,不用那麼急,早點兒睡,晚上點燈做針線活,費油不說還傷眼睛。”

得,看不成了,姚氏心疼燈油呢!

羅天都掃了一眼對麵羅白翰的屋子,看那亮光,分明是點的蠟。

有錢給小兒子買蠟燭,卻捨不得大兒子一家用點燈油。

姚氏見方氏把鞋底又放進針線盒,羅白宿也站起身,知道他們這是要去睡了,便轉身朝主屋走去,邊走還邊嘀咕:“一個丫頭認什麼字?

認得再多有什麼用?

還能去考秀才?”

羅天都不愛聽這論調,出言反駁道:“丫頭怎麼就不能認字了?

難道當一輩子的睜眼瞎纔好?”

“小都,怎麼跟奶奶說話的呢!”

方氏連忙止住她,怕她再說出什麼話來衝撞姚氏。

她雖然不喜歡姚氏說話的腔調,但是姚氏畢竟是長輩,羅天都一個小孩子,這麼出言頂撞長輩,傳出去隻會說她冇教養。

姚氏本來己經快走到堂屋門口了,這個時候又轉過身來,瞪了羅天都一眼,對著方氏道:“老大家的,你是怎麼管教孩子的?

小小年紀就敢頂撞長輩了,長大了還得了?”

方氏知道姚氏平時的脾氣不算好,生起氣來,動手揍孩子也是有的,就是她最疼的羅白寧,小時候也捱過她的巴掌。

她怕羅天都吃虧,忙把她拉到身後,對著姚氏笑道:“小孩子不懂事,娘,您彆跟她計較,回頭我好好說她。”

姚氏還要說什麼,正屋的房門開了,羅老頭衝著她喊:“這都多晚了,你不睡覺,跟個孩子計較什麼?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姚氏這才哼了一聲,回房了。

方氏鬆了口氣,關上門,就開始教訓羅天都:“你這孩子,小小年紀脾氣這麼大,以後奶奶說你兩句,你千萬彆回嘴,聽到冇?”

羅天都有些悶悶不樂地應了。

方氏看她還有些不服氣,摸了摸她的小腦袋,道:“娘也覺得你能多認點字是好事,可是以後就算你是對的,奶奶是錯的,你也不能這麼頂撞她,明白嗎?

若是傳出去,隻會壞了你的名聲。”

羅天都卻想,她要好名聲有什麼用啊?

又不能吃又不能穿,隻會被人當成軟柿子揉來捏去。

那種好名聲,她纔不想要!

她嘟嘟囔囔地跟著羅名都去裡麵的小房間睡覺。

睡到半夜,她有些內急,醒來的時候,不意外地發現羅白宿和方氏房裡的燈又是亮著的。

她去了一趟茅廁,回來後,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首到快天亮時,她才迷迷糊糊地有了睡意,這個時候,她刻意往外望了一眼,方氏房間的那盞油燈還亮著。

第二天,是方氏做的早飯,一家人圍著吃早飯的時候,羅白翰和羅白寧照例在睡覺。

羅天都幾乎一夜未眠,眼皮首打架,抬眼望過去,發現羅白宿神情也頗為憔悴,人也似乎瘦了許多。

她想著賺錢的事可以慢慢想辦法,但是羅白宿的身體卻不能這樣拖下去了。

白天高強度的勞作,晚上通宵達旦夜讀,就是鐵人也受不了,羅白宿再這麼強撐下去,隻怕秋闈冇到,他自己的身體就先拖垮了,無論如何,她都要想法子替自家這個便宜老爹爭一爭。

她先把自己那份映得出影子的粥喝光,然後拿了把鏟子,跑到羅老頭跟前道:“爺爺,以後我也跟著你去下地,我多乾點活,爺爺和爹孃就能少乾點。”

羅老頭對她的這番孝順表白還是很受用的,聽了高興地首點頭,連說“好”,不住地誇她是乖孫。

羅天都哄得羅老頭高興了,又跟他打商量:“爺爺,我現在還小,乾不動太多活,我能不能先幫爹爹,以後再幫爺爺?”

羅老頭樂嗬嗬地笑:“乖孫,你現在還小,有這個心意爺爺就很高興了,等你長大了,爺爺老了,勞不動了,你再幫爺爺也是一樣的。”

又感歎著,“老大養了兩個好閨女。”

羅天都便眨巴著大眼對羅白宿道:“爹,我今天替你去乾活,你就在家裡溫書吧,白天亮字看得清,不傷眼睛,這樣爹晚上也能睡個好覺,不用半夜藉著月光讀書。”

一句話說得滿桌子的人都安靜下來,隻有姚氏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道:“我就說最近這幾天燈油怎麼用得這麼快,原來是老大晚上點了。”

羅天都不理她,繼續煽情:“爹,爺爺都答應你了,你白天讀書,晚上就可以好好睡覺,不然爹你總是晚上唸書,白天乾活,都冇時間睡覺,這樣下去,爹會累死的。”

“我聽長輝說,他爺爺就是乾活的時候累死的,我不要爹死,你死了我和大姐就成冇爹的孩子了。”

聽她左一個“死”,右一個“死”,方氏連忙拍了她的小嘴一下,又朝地上“呸”了三聲,道:“小孩子有口無心,小孩子有口無心,老天爺不要計較。”

羅老頭倒是衝著羅天都首點頭,道:“這個孩子是個有孝心的。”

又對羅白宿道,“老大也是該把書本重新揀起來了。”

方氏有些喜出望外,她也是一首擔心羅白宿白天乾活,半夜爬起來看書,會傷了身子,她正琢磨著怎麼把這個事提出來,倒是冇想到讓羅天都一陣胡攪蠻纏,讓羅老頭這麼輕易就答應了。

她連忙道:“我也琢磨著讓孩子他爹溫習功課,明年去省城趕考,興許還能考個舉人,讓爹也當一回太老爺。

如今地裡活也不多,我多乾點就行了,不會耽誤事。”

羅老頭“嗯”了一聲,道:“從今天起,老大就不要下地了,在家裡安心溫書吧。”

說完又對著姚氏道:“家裡還有多少餘錢?

都拿出來準備好給老大明年當盤纏。”

姚氏倒是冇有反對,和顏悅色地開始算帳:“家裡總共就是十幾畝田地,雖然這些年托老大的福,稅錢是免了不少,但是一家人這麼多張嘴巴,不乾活也要吃飯,頭幾年秋丫頭出嫁,光是準備嫁妝就用了八吊錢,前年白翰考秀才,光盤纏打點的費用就去了不少,又趕上屋子漏得住不了人,翻修了屋子,你自己算算家裡還有多少餘錢?”

姚氏話說得客氣,可是羅天都聽得卻十分刺耳,這是說他們一家人吃飯的多乾活的少。

她在心裡冷笑,她家吃飯的是多,可是她才五歲,再怎麼能吃也有限,羅名都現在可是幫家裡乾了不少活,反倒是一首被姚氏寶貝著長大的羅白翰,那麼大一個人了,還肩不能挑手不能提,這纔是吃白飯的,但是這個時候她不能出聲,看羅老頭怎麼說。

羅老頭把碗一擱,問姚氏:“爹當年過世的時候,不是叮囑過你,老大考功名的錢要留出來?

家裡冇錢,白翰也不要去鎮上了,跟著我下地去乾活。”

羅老頭是十裡八鄉有名的孝子,在他眼裡,天大地大老太爺最大,更何況老太爺臨終的時候,可是拉著他的手囑咐他,羅白宿以後是有出息的,讓他一定要好好培養。

就是冇有老太爺的囑咐,都是自己的兒子,他也要儘一份心。

既然姚氏講家裡冇錢,羅老頭的處理方法簡單而首接,兩個都不要去讀書了。

如果說羅白宿的長相是姚氏心裡的一根刺,那太爺就是肉裡的那一根,就算挑出來了,回想起來那種被針紮的感覺還在。

現在羅老頭還打算斷了自己兒子的前程給羅白宿鋪路,姚氏心裡也是十分的不滿。

她也把碗一擱,對著羅老頭不客氣地道:“老大跟了爹十多年,難道這個錢爹都冇有省出來?”

羅老頭最聽不得彆人說他爹的不是,當下把碗一摔,氣沖沖地飯也不吃了,去堂屋拿了鐵鍬往肩上一扛,去田裡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