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奔馳車主和女高中生

26

-

“小澄啊,我就是想不通,我也不差吧?你怎麼就是不能給我一個好臉色呢?”

前排坐著一男一女,準確的說,是一箇中年男人和一個穿著校服的女高中生。

男人大概四十左右,梳著背頭,右手夾著燃了一半的香菸。還算周正的五官也有了歲月的紋路,即使一身名牌,卻因為自身條件的不足稍顯土氣。

嗆鼻的煙味兒瀰漫在封閉的車廂裡,混雜著過分濃鬱的車載香薰令人作嘔。

女生彷彿正在望著窗外校門口形色匆匆的學子出神,卻在男人看不見的地方露出譏諷的神情。

“王總說笑了,我就長這樣,天生的,冇辦法。”

估計是實在不想浪費自己時間,女生最終還是回答了對方的疑惑。

“女孩子嘛,臉皮薄,能理解,但是偶爾也得主動一下不是?你爸眼光不錯,看上了我,他為了給你找個依靠也算是費了不少心力了,你可彆不珍惜!”

“………”

“……我為了你的旁聽生的名額也算是出錢又出力,當然對於我來說這也不算什麼,隻是你現在這個態度,有點讓人傷心啊?”

煩死了…

有完冇完?!

“是的王總,我很感謝您的幫助,我父親也已經表示會永遠記得您的好心…”女生的耐心已經耗儘,神色徹底冷了下來。

“請問我可以下車了嗎?在學校門口說這種事我覺得挺膈應的。”

不再多作廢話,動作靈巧地躲開探過來的鹹豬手,徑直越身過去按下駕駛座的某個按鈕,車門隨即打開。

還在吞雲吐霧的王總被對方突然的變臉整的愣神,回過神來的時候女生已經站在了車門外。

“王總,咱們都說好了,一切等我高中畢業,心急可吃不了熱豆腐,您說是吧?”

“徐澄!”

砰——!

最後女生在那位老總氣急敗壞的呼喝中揚長而去,高挑的背影說不出的灑脫。

這幅畫麵也映入了門衛室裡某位老師的眼中。

“欸!孟老師,看什麼呢?您侄女的走讀證,拿好了!”

“好的,謝謝劉叔。”

奔馳e車主?高中生?社會真開放……

——

——

——

南城的夏日一如既往的難熬,但是和休學一年裡每天煎熬的麵對家裡的雞飛狗跳比起來,學校的時光顯得越發的珍貴。

南城六高,市重點高中,師資力量比上不足比下綽綽有餘。

這座學校有著可以和軍校相媲美的校風校紀。也有著和南城道口衚衕相稱的破敗

——貧窮程度已經到了連門麵這種東西都懶得敷衍的地步了。

當真是破磚破瓦破門檻兒,也不怕關不住裡麵的兩千多隻小雞仔兒!

然而徐澄在這個學校窮了兩年,依然熱愛。

因為………

“這是人生的出路啊!”

徐澄拖著行李箱站在宿舍樓下如是感慨道。

“還出路?山路吧大姐?!咱今年要住六樓啊!”

好閨蜜於倩站在旁邊如是崩潰道…

確實,女生東西多,五個行李箱加兩包鋪蓋卷,搬到六樓,那是愚公移山般的壓力。

然而澄姐表示,這都不是問題!

“怕啥?”徐澄眉尾一挑,

“我不是在嗎?”

………………

開學第一天,六高女生宿舍的樓梯間出現了這樣的一幕……

一個看起來纖細苗條的女同學,兩手各掂一個大號行李箱,穩穩的走在前麵,動作輕巧,呼吸平穩。

身後跟著一個提著兩個書包就已經累成狗的女同學勉強跟上步伐節奏。

……媽的!休學了一年,這廝還是如此強悍。

“等,等等,我澄兒!咱歇會兒行不?”

隻爬了一趟,於倩已經快斷氣了。到了宿舍房間門口就開始呼吸粗重的斷斷續續提議道。

“嘖……才18歲,怎麼就虛成了這樣?”徐澄吐槽道。“你歇著吧,我去搬,也就兩趟的事。”

於小倩感動得熱烈盈眶:“你要是個男的,我一定嫁給你!”

看閨蜜這樣一副死德行,徐澄“嘁”了一聲表示不稀罕,轉身繼續乾苦力去了。

今天雖然是提前一天開學,不講課,但是還是不能四處溜達,會被被年級主任逮到扣班分。

徐澄把行李都搬去了宿舍後,於倩十分體貼地端茶倒水讓人歇著,主動把兩人的東西都規整規整,兩人就徑直奔向了班裡

樓道裡,兩個人手挽著手,一邊走一邊談論著學校這一年的變化,以及高二分班後,還有哪些是徐澄所熟識的老同學。

上完樓梯,就在去高三一班走廊的拐角處,於倩猛然停住前進的動作,轉身回頭兩眼放光的看著她。

“怎……怎麼了?”徐伴青一臉懵逼的問道。

“忘了跟你說,咱班裡有一位大帥哥!”

阿青表示:有點無語,也有點好奇。

能讓向來眼高於頂,對男人不屑一顧的於大校花稱為帥哥的,到底是長成什麼樣?

“班裡新來的同學?”

於倩也不回答,隻是高深莫測的笑了笑,示意對方跟著她進班級。

“你進班裡去就知道了!走走走!”

高三理科一班,是最卷的尖子班。雖然是午休時間,但是班級裡埋頭自習的人數仍然頗為可觀。

兩姐妹冇敢出聲打擾,抱著各自的書包跟著於倩徑直走到第四排的靠邊位置坐下。

“我跟班主任溝通過了,你跟我一起坐這裡,不用換位置。”

徐伴青會意的笑了笑,表示瞭解。

於倩扒拉著姐妹的衣袖,神秘的用手指了指後麵。

這徹底勾起了徐伴青的好奇心,扭頭看去,眼神掃到一半,目光就是一定。

無需再看其他人,當你一眼掃過去,確實能很清晰的感受到帥哥兩個字的力度。

隻見男人放鬆地坐在教師椅上擺弄著手機。

頭髮經過簡單的打理,整體向後側分,露出額頭,顯得乾淨利落

五官線條流暢,低頭時帶有幾分淩厲硬朗的感覺。

最簡單的白襯衫和黑色西裝褲被優越的身材襯得挺括有型。

衣袖捲起露出的小臂也能看出肌肉的力量感,散發著恰到好處的男性荷爾蒙。

周身有著隻有步入社會的成熟男士纔有的鬆弛沉穩的氣度。

徐伴青細細打量了一番,半天冇有挪眼。

“你現在的反應和我當初一模一樣。”於倩幸災樂禍道,“兩隻眼睛都發直了!”

聞言徐伴青翻了個白眼兒:“無聊,我冇有。”

“那你看什麼呢?”於倩不信。

“他絕對練過什麼招式,不然就是經常健身。一看就知道這人力氣比我大!”徐澄肯定道。

“……你冇救了我的澄兒!”

於倩敗給了自家姐妹有一顆鐵直的心。

“這是咱們的班主任,還不到三十吧?高二下學期轉來的。據說是從京北一高那邊特聘過來的!隻帶咱們這一屆,等我們畢業還要回去呢!”

徐伴青有點疑惑:帶一屆,再回去?跑著玩兒嗎?

可能是看出了她的心聲,於倩捂著嘴湊到耳邊極小聲地說道:“咱班不是有個轉校生要來嘛,據說是他的大侄女!他是特意過來陪讀的!”

……這麼硬核的陪讀,屬實第一次見。

“兩位,打擾一下?”

突然插入的聲音溫潤淳厚,也讓說悄悄話八卦的兩姐妹悚然一驚,猛打一個激靈飛速扭頭轉身望去……

倆學生的動作出奇一致,彷彿渾身的毛都炸了起來,讓孟琛覺得忍俊不禁。

看向於倩旁邊的陌生麵孔,眉毛微微挑起。

徐澄最先反應過來,掐了一把還冇回神的於倩,站了起來微笑著打起了招呼:“老師好,我叫徐澄,今天過來報告。”

孟琛聞言明悟地笑了笑,點頭道:“我知道你,校方給我打過招呼,於倩也特地跟我介紹過你,我叫孟琛,是你們的班主任兼語文老師”

說罷伸出右手笑著表示:“歡迎回來!”

徐澄聞言露出真心的笑意同對方握了握,隻因為對方說的是“回來”。

“謝謝老師,這一年請多指教!”

簡單的打了打招呼,孟琛四下望瞭望,發現其他同學都好奇的向這裡偷瞄,有的已經竊竊私語起來,索性轉頭上了講台敲了敲桌麵。

台下的同學聞聲都停了下來,端正坐姿看向講台的位置。

“時間差不多了,班長,人到齊了嗎?”

第三排左側的一個女孩站了起來,長的很是清秀,個頭小小的,聲音卻十分清亮。

“報告!班級總人數62人,實到人數63人!都來了,還多了一個!我看了,應該不是其他班的間諜來打秋風的!”

同學們聞言都大聲鬨笑,氣氛一時又熱鬨起來。

這樣的氣氛讓徐伴青感到放鬆,熱烈的氛圍彷彿能夠重燃她死寂了一年的心。

孟老師看著這一片亂象,也不著急出聲打斷,始終溫和的旁觀。

“各位。”

等氣氛稍降,纔打開衣領上的麥出言打斷,抬手向下壓了壓,示意同學安靜下來。

優越的外貌和屬於成年男性的穩重與力量感,彙聚成了一種奇怪的魔力:

——他總能輕易地獲得女孩子的喜愛和男同學的拜服。

因此他並不需要多大聲音,甚至不需要故作嚴肅。同學們聞言都自覺收起了聲音,注意力再次回到講台上………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