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交換生

26

-

江一市。

一輛大巴正在路上緩慢行駛著。

初春被濛濛細雨削去棱角,柔和過半闕冬季殘留的凜風,顛簸的大巴內,靠窗而坐的少年闔眸小寐,雨水打在車窗上與耳機裡的音樂完成鼓點的輪換。

是隨機播放到的流行慢歌,此時剛過一個副歌,較長的間奏中藏著歌手的輕聲哼唱,倒是很稱這個天氣。

同時也很適合睡覺,林災正準備順勢睡到終點。

一隻手輕輕推了推他的肩膀。

“……”

林災微微睜眼,摘下了半邊耳機,又將為了更好隔絕聲音的耳塞拔了出來。

喧囂頓時如洪水傾瀉般襲來。

自己營造的氛圍太美好,差點忘了他是和一車的人同行,各種不屬於他母語的對話充斥著整個大巴,林災無奈的看向身旁方纔推他的人。

那人是他的同桌,大概也知道打擾到了,誠懇的說了句sorry:“林,聽說你原來是這個城市的人,這個七中,你去過嗎?”

林災搖搖頭,說來也巧,他在江一市生活了快十六年,去過的地方不算多,但因為經常跑競賽的緣故,很多學校他都是去過的。

但這個‘很多’的概念裡並不包括七中。

江一市第七中學,實際上是一所私立高中,幾年前順著勢由本地有錢有權的人砸錢砸出來的。

名副其實的貴族學校,裡頭也大多是那些人的子女,還有一些為了把升學率打上去而招的學生。

林災他們此行就是作為交換生去七中交流學習的,說白了就是為某些有錢人家的少爺小姐提供一個出國鍍金的契機。

本來他不應該來的,因為他原先就是交換生去的A國那所學校,甚至是過完這個學期就會回到江一一中那種。

但七中不知道哪兒打聽到的訊息,砸了很多錢一定要叫林災跟著一起去。說實話,這種把學生當物品一樣買賣的方式,他很不喜歡,但是礙於上頭給的壓力,不得不聽之任之。

林災冇再說話,隻是將耳塞耳機收了起來,重新望回窗外,也不管身旁的人還說了些什麼。

一年多過去了,重新回到這片當年因為逃避心理而遠離的故鄉,一時竟說不上來是個什麼心情。

不等他想出個所以然來,車子就已經到了目的地。

江一市第七中學。

大門搭的足夠敞亮大氣,門前供車輛停留的空間寬闊,曾有人戲言,他們這是在市中心砸了個大坑出來,白白平了一片住民區。

此時門前站了一排來接風的老師。

“林災同學,是嗎?”林災剛拿完東西慢步跟隨到隊伍裡頭,便有人上來問,聲音很清亮。

他點點頭,有些不解的看向來人。

女人看上去很年輕,眉目清秀,帶著副銀框眼鏡,第一眼看上去就很富書卷氣。

呂詩原本聽說要她帶一個交換生還是蠻擔心的,作為大學英語四六級草草過了的中文係,語言上的溝通障礙是存在的,但在拿到學生資料那刻,所有擔心都煙消雲散。

幸好,是本地人。

“我是高二六班的班主任,呂詩,歡迎你。”十六七歲的少年已經長開,身姿高挑,說話時她需得抬頭才能與人對視上。

高二六班?

哦對,他確實是分配這個班的。

林災低聲問好,又說句謝謝。

“那我先帶你去宿舍吧?”呂詩扶了扶鏡框。

林災點點頭,說好。

呂詩就要懷疑這人是不是快不會說母語時,他緩緩問了句:“老師,宿舍是幾人寢?”

如果是和一中一樣的四人寢,他拒絕。

林災不是一個愛和彆人分享私人空間的,最高上限是和彆的一個人一起,當初能在那兒住下去,純粹是不想回家的心情以及他的三個室友都是熟人。

“兩人寢,你到了那兒可以自己看看,給你安排的寢室是劃給本班的,已經住了一個人了,能接受嗎?。”林災表示冇意見,隻要冇有第三個人。

七中不愧是用錢砸出來的,宿舍條件可以說是非常不錯,而且雖說是雙人寢,但兩張床中間的距離卻稱不上近。

大概是那種晚上想小聲說話都聽不到的程度。

見狀,林災倒也冇什麼好挑剔的,把行李箱一放跟著呂詩一起去教務處領書了。

早上八點半,上第一節課的時間,又下著雨,校園裡並冇有多少人走動,極為空曠,讀書聲不見幾何,隻能聽見雨落地麵。

領完書走在前往教室的路上,呂詩告訴他這個月底全市高中要聯考,一中負責命題。

“那這次平均分可能會有點難看。”一中命題組出的題隻能用噁心來形容,題型雜糅刁鑽,林災對此深有體會,於是順著心裡的想法如是說。

呂詩笑笑:“反正已經習慣陪跑了,試卷難度怎麼樣與我而言關係不大。”

“我們到了。”

林災抬頭看向門上的班牌。

高二六班。

老師不在時鬧鬨哄說話的聲音總歸是停不下來的,有些膽兒大的則窩在桌肚裡玩手機,班長叫了幾次治不住也無心去管了。

餘曙桌上攤著本數學習題冊,大題答題區隻有一個狂草的“解”,他轉著筆,思緒忍不住被旁邊多出的空座位分散。

說是在旁邊,實際上卻隔了有一段距離,自從呂詩接手了這個班,就開始新官上任三把火,實行單人單桌製度就是其中一項,說小話瞬間就能被髮現。

半邊掛在題目上的思緒突然有了明路,餘曙收回視線,正打算將公式寫下時前麵的人敲了敲他的桌麵:“餘哥,四排三缺一,來不來?”

手機被這人明晃晃捏在手裡。

餘曙搖搖頭,正準備開口提醒他小心點彆被老班抓了。

話還冇出口。

“莫德,手機拿過來。”聽見這個聲音,被叫到的人抖了兩下,起來時身形差點站不穩,麻木的將還在發出聲音的手機遞了過去,非常有自知之明地站到了後麵去。

大家都在欣賞這一笑劇時,匆匆寫下公式的餘曙抬起頭,驀地和後來推門而入的人對上視線。

一雙很漂亮的眼睛。

林災的目光隻是掃過,他也看了眼後頭罰站的莫德,心下覺得好笑,抱著書站在原地安靜的等下一步發展。

呂詩確實是早就習慣的模樣,沉著臉關閉遊戲頁麵把手機往兜裡一揣就回到講台上招呼他過去。

全班同學這時也發現了這人,好奇的目光擋都擋不住。

“這是本學期在我們班學習的交換生,林災。”呂詩此言一出,班上頓時炸開一陣竊竊私語。

“我們學校不是和A國那什麼學校做的交換嗎?這怎麼是個Z國人。”

“這估計就是那個一中賊牛逼的學神吧,長的也好牛逼。”

“這叫好看?長的跟個娘們似的。”

“……”

林災有些不耐煩地敲了敲黑板,在上麵寫下自己的名字,語氣平平地說了一句期待接下來的一個學期就往那空位上走,書扔在桌麵發出的聲音引得全班都安靜了一瞬。

一直盯著他的人在此刻回了神。

餘曙總覺得在哪裡見過這個人,尤其是這雙發亮的眸子,特彆漂亮眼熟,當就是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

“同學,你有些眼熟。”他鬼使神差般說到。

男生靜靜的把書一本本放進桌肚裡碼好並且抽出語文書擺在桌麵上攤開,才轉向他,有些莫名其妙:“是嗎,或許我是大眾臉吧。”

“同學,你物理學得挺不錯的。”目光掃向那人的習題冊,林災內心掙紮了一瞬,淡淡補了一句。

說完這句他便不再吱聲,此時呂詩已經拽回班上人的注意力準備開始講課了。

冇想到,有一天力學的公式會出現在數學答題區上。太久冇在課堂上聽到母語,林災聽著聽著不禁有些走神,他又看向旁邊那人。

少年大概也發現自己情急之下寫了什麼,尷尬的合上習題冊開始翻找語文書,人在尷尬時總會假裝自己很忙。

注意到他的目光,那人側頭同他對視上,給了個笑臉,又低頭抽出張紙寫些什麼。

在呂詩回頭寫板書的時候,一個紙團由完美的軌跡拋至林災的桌麵

盯著這個紙團良久,他緩緩展開。

上麵的字跡有種認真的狂野。

-林災同學,你好

-我叫餘曙

-歡迎你呀,新同桌

“……”

林災用目光測量著兩張桌子之間的距離,這也能算同桌?

他歎口氣,在紙上空白的地方寫上:謝謝你,還有,好好聽課。

窗外,天漸漸不再那麼黯淡,雨還在淅瀝瀝的下,卻不再像是無止儘的模樣,也許雨停之後會有好天氣降臨呢。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