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訊息

26

-

早晨天氣格外清爽,墨楠提著書包早早出發,又順便從餐桌上拿了一個油條和豆漿。

她在車站像似在等人,果然不過十分鐘,來了一個蹦蹦跳跳的紮著高馬尾的女孩。

墨楠放大嗓子喊“智晗,快點。”

宋智晗也回了一聲:“來了!”後,快速跑到墨韻的身邊,邊抱怨道:“你怎麼每次都這麼早。”

墨楠:“我也是剛到不久,你也不能常抱怨,我們家雖然在一條路上,但也不在同一個方,而且我家離車站近,這也冇毛病啊。”

宋智晗嘟了嘟嘴,也不吭聲,墨楠看著她都想笑,所以忍不住吐槽:“要不以後我來晚點,換你來等我?”

宋智晗聽了後連忙拒絕:“不要,不要,我以後不抱怨了還不行嗎?”墨楠笑了一下,又隨眼看見公交車來了,提醒宋智晗:“好了,車來了,準備上車吧。”

宋智晗“嗯”了聲,靜靜看著車。

等車停在車站前,宋智晗和墨楠,一前一後的上了車,徑直走到尾座的前兩個位置才停下,宋智晗坐在裡麵,墨楠坐在外頭。他們在車裡有說有笑,很像初中時期有說也說不完的話題的初中生。

大概坐了十幾分鐘,學校也快到了,於是隨時準備叫司機停車,兩人又順便從口袋拿出交車費的錢。可是墨楠當把手放進口袋裡,突然一驚,宋智晗看著她臉色不對,於是問:“怎麼了?”

墨楠看著她,結結巴巴的從口中吐出幾句:“我…我錢不見了…”

宋智晗驚訝:“多少?”

墨楠:“五十!”

宋智晗:“就帶了一張五十嗎?”

墨楠:“其他在我書裡夾著…”

宋智晗看來看窗外,無奈的說到:“你的我先付了,回教室再好好看一下。”

墨楠淚汪汪的:“謝謝你智晗。”

宋智晗:“好了好了,彆哭了,走吧!”

墨楠跟在她身後,又看了看剛剛坐的位子,又轉回頭,繼續跟在宋智晗身後。

在交錢時,宋智晗看了看墨楠,衝她點了點頭,示意她冇事,不用擔心。墨楠衝她笑了笑,交完車費後,她倆又匆匆下了車,站在校門口。.

宋智晗看墨楠失魂落魄的樣子,安慰道:“冇事了,回教室再看看,多大點事,大不了以後的車費我給你付。”

墨楠:“不用,智晗,我回去找找,實在找不到就算了,說不定在什麼地方掉了。”

宋智晗:“這就對了,走吧,進校。”

墨韻好像冇那麼落魄了,抬起腿,跟在宋智晗身後。

進了教室後,宋智晗和墨楠都坐在位子上,墨楠在那找錢,宋智晗看她夾在書裡麵的錢是否完全。

墨楠反覆看了好幾次後,確認是不在,對宋智晗說:“好像真的丟了,算了吧,不找了。”

宋智晗猶豫了一會兒,問:“真就這樣算了嗎?你剛纔好像很擔心…”

墨楠點了點頭:“竟然找不到就彆白費力氣了,這樣會浪費時間,而且,高考也近了,不能因為這點錢,耽誤時間。”

宋智晗也放下手中翻著的書,問墨韻:“那楠楠,你打算考哪所大學?”

墨楠想了想,慢吞吞的說:“我想考江蘇。”

宋智晗笑了笑,問?:“你真的想好了?其實你還可以想想的?”

她在心裡說笑:不能一起考嗎?

墨楠笑了一:“嗯,想好了,再說我也挺喜歡哪裡的”

宋智晗笑了出來:“難怪。”

墨楠:“嗯,雖然之前我還想過考我們這裡的師範。”她又補了一句問道:“那你想考什麼大學?”

宋智晗:“當然是,大家夢寐以求的北大了!”

墨楠:“感覺距離遠,又不遠。”

宋智晗:“如果你想見我,我們的距離隨時都近,到時我找你。”

墨楠:“嗯,好,一言為定!”

宋智晗:“定食守信!”

心想:遠就遠吧,我會等你,楠楠。

黑板左上方赫然寫著距離高考時間還有49天。墨楠和宋智晗拿著一邊忐忑的心做題複習,一邊準備這突如其來的高考,在做題時,書上,練習冊和試捲上很是仔細,不敢漏風。

第二節下後,先是放眼健操的廣播,其次再去操場跑兩圈。之後,才能自由活動,這時墨楠提議:“智晗,我們去食堂後麵開的內個小賣部吧?”

宋智晗:“食堂後麵有小賣部嗎?”

墨楠:“就是不到十米遠,接近食堂後麵的小賣部啊。”

宋智晗:“可是,快上課了呀,今天跑的比昨天格外的慢,要不中午再去吧?”

墨楠:“嗯…,好吧。”

宋智晗:“回教室吧,也冇剩幾分鐘了。”

墨楠:“那快點吧。”於是小跑上了三樓,宋智晗也跟在她身後小跑上了樓。

高三這邊的教學樓景色比高一高二那邊好的多,但也冇多少人能好好瞟上幾眼,都是為了高考而不停的習題、做題、複題的人,但是學校也是為了不希望他們壓力太大,而導致得什麼病,所以學校才安排高三學生在東區。

進了教室後。

墨楠坐在位子上,看了看宋智晗,又看了看自己前麵堆著的書,忽然開口:“智晗,我突然感覺,我們學的好多,很累人。”

宋智晗:“很累嗎?之前你硬是做題做到半夜,我也攔不住你,你現在跟我說累人?!”

墨楠尷尬了一下,又反駁她:“那時因為急!”

宋智晗:“你急個毛啊,你做題到三更半夜,怎麼冇聽你說過你很急,而且老師也冇佈置那麼多。”

墨楠冇轍,隻好堵上嘴,不跟宋智晗講話,開始準備下一節要講的內容以及書。

上課鈴聲響起的同時,門外也傳來了高跟鞋“噠噠”踩地的聲音。

然後教室裡走進看似三十出頭的年輕老師,她很高也很瘦,身穿西服,頭髮紮著丸子頭,兩邊個放點劉海,再戴一副眼鏡,感覺很是優雅淡素。

這是高三二班的英語老師,也是高三六班的班主任,張麗雅。

然而,一到講台前,她便衝了衝嗓子,用清淡的語氣說道:“把昨天佈置的作業交上來,然後組長把大家的英語書收上來,準備聽寫。”

說完又看向學委對她說:“中午記得把作業抱回來,我因該在這之前批完,彆忘了!”

學委:“嗯,知道了,老師。”

於是同學們拿出自己的聽寫本,隨時準備聽寫。

單詞一,錯誤地。

大致一分鐘後大部分同學紛紛抬頭,表示自己寫完了。

隨之,老師唸了第二個單詞,發明。

前幾個單詞都是漢字,然後下麵幾個單詞唸的都是英文。

fix

uP。

donate。

…………

恭寫了三十個單詞,組長都把聽寫本收了起來,交給張老師。

接著,下課鈴聲響起,班長帶頭起來送老師“謝謝老師辛苦了,老師再見。”

又是那熟悉的高跟鞋的“噠噠”聲,張老師踏起步走出了教室。

這時,體育委員韓薇叫墨韻:“墨楠。”

墨楠看向她,回:“怎麼了?”

韓薇:“鄧老師找你。”

墨楠:“班主任?為什麼?”

韓薇:“不知道,我從辦公室前麵路過,鄧老師順便讓我叫你去辦公室一趟。”

墨楠:“嗯,知道了,謝謝。”

韓薇:“嗯。”

宋智晗問墨楠:“你又做啥了?”

墨楠:“不知道啊,這星期,班主任已經叫了我已經兩三回了,具體什麼事他也冇說。

宋智晗:“你先去一趟,彆讓老師等久了。他可不喜歡等人。”

墨楠:“也是,那我去了!”

辦公室在高三三班隔壁,跟高三二班蠻近,在西側。辦公室裡最多有五位老師,其中鄧詹偉老師是高三一班的班主任也是二班的任課老師,教數學的。

鄧老師是快滿50的中年老師,稍微胖了一點,但是人和藹不過就是不喜歡等人等太久。

墨楠敲了敲辦公室的門,隨之裡頭傳來了鄧老師的聲音:“進來。”

墨楠進來後,給鄧老師和其他老師問了好,之後問鄧老師:“班主任,你找我?”

鄧老師:“啊,就是這星期已經叫了你三回了,你也應該猜到怎麼個事兒了吧?”

墨楠:“老師,我是注意到你找了我幾回了,但是吧,我是真猜不出來你為什呢找我?”

鄧老師笑的大聲,聲音能向整個辦公室,其他老師看著墨韻也笑了出來,這讓墨韻有些尷尬。

隨後鄧老師止住笑聲,說道:“你爸在星期二的時中午打過一次電話,說要搬家轉學去河南,這事你知道嗎?”

墨楠驚了驚,又回過神,解釋:“老師,這件事我冇聽我爸媽說過,我是剛從你這裡聽說的。”

鄧老師好像受寵若驚,似乎不敢相信搬家轉學的事情冇跟孩子商量,直接跟學校打電話。

於是鄧老師先讓墨楠回去,又順便提醒她,不要把這事跟其他人說。

墨楠應了後,又禮貌的說聲“再見”後,從辦公室裡出去了。

回到班裡,墨楠有些鬱鬱寡歡,又有些心神不定,似乎有點說不上的難受。

到了中午,墨楠好像把搬家轉學的事情忘的乾乾淨淨,帶著宋智晗去了離食堂不離十米遠的內個小賣部。

“到了!”墨楠興高采烈,冇有了上午的鬱鬱寡歡。

宋智晗:“哎,楠楠,老師為什麼叫你啊?”

墨楠記得老師提醒過她“不要把這事告訴其他人”所以,墨楠編了個藉口說:“還是跟之前一樣,冇有說具體。”

宋智晗:“嗯,行吧,對了,韻韻,今天7月9號,三天後就是你生日哎,我先想想怎麼給你過纔好呢…”

墨楠:“額…,其實也不用那麼麻煩,反正簡簡單單過了就行了。”

宋智晗堅決:“不行,一定要隆重過了才行,不能有半點馬虎,生日可是一年纔有一次,而且是很特彆的日子,怎麼能那麼平平無奇呢?”

墨楠冇轍,隻能附和:“好好好,你說了算,你說了算總行了吧!”

宋智晗直接反駁:“不要說的好像是我過生日一樣,我告訴你,以後你的每一次的生日,都會有我,知道了冇?”

墨楠:“知道了,知道了,放心,我也不會從你的生日裡缺席,你也會看到我的身影,我會想鬼一樣,在你生日裡的每個夜晚,都在你周圍徘徊,直到嚇死你。”

宋智晗:“嗬嗬,聽著好陰森,你不會來真的吧?”剛說這句,宋智晗卻在心裡想,我倒是希望能這樣,這樣你就可以永久的陪我了我了。

墨楠:“當然來真的啊,你就等著吧。”說完又放肆的“哈哈”笑了起來,身邊路過的人時不時的轉頭瞟她兩眼。

宋智晗:“好了,好了,彆傻了,看看人家看你的眼神,好像再說你是神經病哎!”

墨楠“嗬嗬”笑了兩下,然後頭也不回的跟宋智晗說了句“跟上!”後接續踏步往小賣部走了。

下午回家,墨楠想起搬家轉學的事情,就直接去廚房問正在做飯的母親:“媽,我們是不是要搬家了?”

然而母親好像早就料到墨楠會這麼問,所以麵不改色的回答:“嗯,是要搬了,要去河南,放你這麼一個人在家,不放心,所以也要把你帶走。”

墨楠有些沮喪,不知道該說什麼,於是問了句:“我能不去嗎

墨媽轉頭看了看她,便說:“這個等你爸回來再說!”

墨楠:“嗯,我先回房了。”

墨媽又看了看她,又轉過頭做自己的飯了。

過了不到半小時,墨爸就提著一個手提工作包,邊開門,邊叫墨媽:“旎燕,我回來了!”

墨媽:“嗯,回來啦,對了,你先去看看楠楠,她好像不太想轉學。”

墨爸走到廚房跟墨媽瞭解了個大概,就去了墨楠的房間。

敲完門後,墨韻回墨爸:“爸,進來吧!”

墨爸人和藹,在家也很老實,身形較粗,但好客。

墨爸推開門,坐到墨楠的床上,輕生問:“楠楠,聽你媽說,你不想搬,為什麼啊?”

墨楠也找不出合適的理由,所以停頓了幾秒,纔回答道:“爸,我隻要是因為捨不得這裡,在這裡我生活了快十七年了,這裡也有我最好的朋友…”

墨爸:“但是就這麼放你一個人,我和你媽都擔心的啊。”

墨韻:“主要是我捨不得智晗,離開了我也不好受!而且高考近了……”

墨爸想了想,有些猶豫:“可是不轉不行啊,不能就這麼放下你一個人。”

墨楠想了想,反應過來,問她爸爸,“爸,為什麼要搬呢?”

墨爸:“因為有開發了一個新的建築,在河南買下來一大片地,準備建立個愛蘭工程,開發個酒店,畢竟我負責這個嘛,所以在那買了個裡建築近一點的房子,準備在那開發。”

墨楠:“那什麼時候搬?”

墨爸:“大後天。”

墨楠:“嗯,知道了,爸,你跟媽說聲,今晚我就不吃飯了。”

墨爸:“為什麼?”

墨楠:“早睡,我明天要養神。”

墨爸:“那好,那你先睡。”

墨楠嗯了一聲,就再冇出聲,墨爸也關掉了墨楠房間的燈後,不知道在餐廳裡說了寫什麼,反正會午後也冇有聽著這個話題,直到關燈睡覺。

第二天,也許是因為昨晚睡的早的原因,墨楠起床特彆早,以至於五點半起。

墨楠整理完被子,就去洗手間洗漱,有順便照著前幾天宋智晗教她的幾個髮型裡麵,選了一個易搞的髮型——在前額上擼點頭髮,紮起來,在往裡繞一圈,在跟兩邊耳後那點頭髮編辮子,不紮後腦勺那裡的頭髮,再放點碎髮劉海,一個簡單的髮型就顯然入眼了。

這個髮型是前幾天宋智晗給墨楠紮的最滿意的髮型,當時她很是喜歡。

從衛生間出來後,看見墨媽正在做早餐,於是問:“媽,你在做什麼飯?”

墨媽:“你爸昨天說想吃餃子,我記得你也挺喜歡吃餃子嘛,所以早飯便做餃子了。”

墨楠衝她笑了笑,像是在誇:“媽,你想的夠周到!”

墨媽笑了笑,冇吱聲。

墨媽從廚房出來已經是半個小時候的事情,同時,也掃了一遍廚房,纔來下桌嘗自己做的餃子。

墨楠衝她媽媽笑了笑,隨口說:“媽媽做的飯越來越好吃了!”

墨媽也笑:“就你會說話!”

這時墨爸從房間出來,墨楠轉頭看著她爸爸有點意外,像是換了一個人,又說不上哪裡奇怪,於是用開玩笑的語氣問:“爸,你今天氣質好像不太一樣,是有什麼重要的事還是今天是什麼特彆的日子?”

墨爸:“也不是什麼這樣的日子,就是今天要去見你江叔叔,又說好了今天去喝幾杯,所以…”話還冇說完就被墨楠打斷,還用古靈精怪的語氣說道:“所以精心打扮了一番是吧。”還猥瑣班的笑了起來。

墨爸拿她冇轍,揉了揉著太陽穴,無奈的說道:“行了行了,話語權我都讓你了還不行嗎,快點吃飯準備好,去學校。”

墨楠聽了話一下立了起來,她是想起了丟錢的事情,慢悠悠的又小心翼翼的說:“那啥,爸,給你說件事,你彆生氣。”

墨爸好想猜到了什麼又不確定,問:“怎麼了?”

墨楠:“就是,爸,我把你前天晚上給我的五十塊弄丟了。”說話的同時,她低著頭,兩個手的食指在雙敲。

墨爸放聲笑了出來:“哈哈哈……多大點事,錢找到了冇有啊?”

墨楠彆過頭:“冇……冇有。”

墨爸:“冇事,大不了我再給你幾張五十。”

墨楠搖了搖頭:“不用,爸,你給我的零花錢我還冇花完,我可以用零花錢。”

墨爸:“零花錢跟車費錢不一樣。”說完,墨爸掏了掏口袋,拿出十幾張紅色百元大鈔和七八張五十元錢,其中抽出一張五十,提給墨楠:“喏,用這個付車費,零花錢自己花。”

墨媽看著父女情深的兩人,不僅笑出了聲:”好了好了,楠楠還要去學校呢,彆讓她遲到了。”

墨楠:“那爸爸媽媽,我先走了,晚上見。”

墨爸、墨媽:“好,晚上見,記得早點回來。”

墨楠:“好!”

於是在玄關穿好鞋出門了,又是一往如常的在車站等宋智晗。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